06 /关于完善各项减税降费政策的建议

  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进一步减低税费成本。2019年1月21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深入贯彻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措施的通知》(税总发〔2019〕13号),提出九大措施,从政策高度、优化服务、落实效果、严格执行等多方面全力推进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为指引,结合我国税负现状,建议完善各项减税降费政策,确保减税降费政策措施得到落实,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一、现状与问题


(一)企业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存在重复征税问题


  从形式上来看,增值税作为流转税,依据增值额纳税,并且采用环环抵扣的原则,因此其税负可以向消费者转移;而企业所得税是依据利润额征税,故其税负几乎不能向消费者转移,这两个税种的征税范围并无交叉。但从经济实质来看,利润额与增值额有很大程度的重叠,利润额实质上是增值额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企业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之间会存在经济性重复征税的问题(经济性重复征税是指对不同纳税人在经济上的同一税源进行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征税)。


(二)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个税征税问题


  根据我国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个税政策,股票在授予时不征税,在行权时按“工资、薪金所得”计征个税。但是,股票行权时并不产生现金流入,只有在股票出售时才会真正产生现金流入。然而,激励对象行权时不仅需要支付现金购买股票,同时还需要支付现金缴纳个税,面临着双重的资金压力;并且在行权时计征,其性质是“工资、薪金所得”收入,要按“工资、薪金所得”的高税率征税,这样的计征方式给激励对象带来了较为沉重的税负负担。


  另一方面,根据公司法和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企业高管每年只能出售当年持股的25%,并且还有6个月的买卖禁售期限制,导致高管的资金压力更大,因此大多数企业高管会选择在行权时向银行贷款用以购买股票和缴纳个税,这意味着企业高管还要承担高额的贷款利息。由于股票市场价格波动较大,如果在行权后股价下跌,激励对象为了筹集纳税资金而出售股票,可能会产生巨额的转让亏损,甚至出现转让收入低于税金的情况,并将严重影响股民对企业的信心。


(三)上市公司承担员工股权激励成本过高


  上市公司,尤其是国内上市公司往往为了激励和留住核心人才(以下称“授予对象”),附带条件(与公司中长期经营业绩挂钩)的,以一定的价格授予激励对象在有效期内购买公司股票的权利,从而使其获得一定利益,促进授予对象为股东利益最大化努力,是国内外上市公司惯常使用的长期激励方式。


  股票期权在股市高位授予时,行权的有效期内如果遇到股市剧烈波动导致公司股价低于授予价的情况,即便授予股权时的附带条件均能实现,授予对象也不会行权。面对这种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上市公司一般会采用两种应对措施:一是调整行权价格;二是取消现有的股权激励计划,考虑采用其他更合理的激励措施。


  一方面,在实际监管中,受现有国资管理办法的约束以及审核流程繁琐等现实因素影响,可能会导致调整行权价格无法实施或者无法在合理的时间内实施。另一方面,现有会计准则规定:“作为加速可行权处理,即视同剩余等待期内的股权支付计划已经全部可行权条件,在取消所授予权益工具的当期确认剩余等待期内所有的费用。”这一规定实质上是一项惩罚性的规定,为了防止企业随意取消股权激励计划而规定的额外费用。根据这一规定,即便公司自身能够满足可行权的业绩增长条件,但由于证券市场波动导致股价严重偏离行权价格而选择取消无效的股权激励计划时,仍视同全部行权来确认所有费用,极大地增加企业取消股权激励计划的成本负担。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负担增加,授予对象也未获得相应的激励,出现了双输的局面。


(四)汽车消费税和车辆购置税存在双重征税


  消费税是1994年税制改革在流转税中新设置的一个税种,是对在中国境内从事生产和进口税法规定的应税消费品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一种流转税,是对特定的消费品和消费行为在特定的环节征收的一种间接税,税款最终由消费者承担,税率在1%-40%之间,如汽车消费税。车辆购置税是对在我国境内购置规定车辆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一种税,它由车辆购置附加费演变而来,税款由消费者直接承担,其税率为10%。


  汽车是一种既征消费税又征购置税的特有商品,两种税种存在一定程度上重复征税的问题,有待梳理整合,通过降低汽车税负进一步降低汽车成本,拉动汽车消费。


(五)增值税专用发票无纸化推广需要进一步加快


  在我国“以票管税”一直都是增值税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目前,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管理,核心是在通过给专用发票防伪、加密的同时对纳税人取得的专用发票进行认证、稽核。根据国税总局2019年第8号公告,所有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都可以自行在网上进行发票认证,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人工去税局前台认证的工作量。但由于是纸质的发票,一方面企业需要配置专用的设备、软件来进行发票开具,给企业带来较大负担和困扰;另一方面税务机关对专用发票的印刷、运输和保管的成本也很高,但即使如此也不能从根本上杜绝真票假开、虚开等问题,增值税专用发票无纸化的进度需要进一步加快。


二、建议


(一)适当避免税基重复,进一步降低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税负


  鉴于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之间存在经济性重复征税的问题,建议进一步降低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税负:


  一是增值税方面,从国家全面实施“营改增”到增值税税率降低1%,再到留抵退税政策等,都对企业的减税降负起到一定效果,但幅度还是比较有限,特别是留抵退税政策只有符合特定行业才能享受,对刺激消费作用不明显。目前我国的增值税税负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仍处于较高水平,如美国没有增值税,只有税率为0-11%的消费税;日本也只有8%的消费税;韩国的增值税税率仅为10%。因此建议进一步降低我国的增值税税负,并建议继续实行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并推广至所有行业。


  二是企业所得税方面,我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008年至今已有10余年未发生变更,一般企业适用的税率一直为25%,与国际上发达国家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仍有下降的空间,如美国已经在2017年底将最高的35%企业所得税税率永久降至21%,英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19%,新加坡企业所得税税率为17%。因此建议进一步降低我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如从25%降至20%。


(二)完善上市公司员工期权激励收入个税征收政策


  期权激励对象真正获得现金流入的时点,是在股票出售时,而非行权时,因此建议征税时点设在股票出售时计征;如果在股票出售计征,其性质是财产转让收入,要按“财产转让所得”20%的税率计征。建议参照财税[2016]101号文规定,对于非上市公司授予本公司员工的股权激励,在取得股权激励时可暂不纳税,递延至转让该股权时纳税,并适用“财产转让所得”项目,按照20%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如果不能将期权激励的征税时点设定在股票转让环节,则建议个税与公司法和证券法配套,在纳税人真正获得现金流入能力的当天计征个税,即对于行权后仍然有锁定期的股权激励,在解禁时才需要计征个税,即按【解禁当天的价格(无论纳税人是否出售)-实际购买价】*解禁的股数来计征。并且建议延长股权激励个税的纳税期限(目前是1年内缴纳,可申请延长1年)。激励计划往往要求员工支持企业的长期发展,需要持有股票3至5年,高管甚至需要长期持有,因此高管的股票出售比例受限,每年只能出售25%,一直到任职期满退休后才能完全出售完毕。因此,建议纳税期限可申请延长1年改为可申请延长至5年。


(三)合理调整企业期权承担成本,助推上市公司员工激励政策,增强企业活力


  一方面,可参国际市场常用的管理手段,允许后期调低行权价格(维持原来股权激励的其他条款不变),保证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对于核心管理层和关键技术人员的激励作用。建议国资管理、证券管理等部门允许企业按照市场化规律选择适合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股票期权激励方案,也允许在后期针对一些指标进行调整、减低企业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中的成本。


  另一方面,如果证券市场持续波动,鉴于后期调低行权价格的措施在审批上的限制,上市公司只能被动选择取消该股权激励计划,企业取消该计划的目的也是良性的 (行权价格严重偏离而导致实际无法实施)。现行的会计核算相关规定是在2012年制定的,建议财政部考虑经济发展的新变化,通过出台对于会计准则的解释公告形式,明确对于自身能够满足可行权的业绩增长条件,仅仅是由于证券市场波动导致股价严重偏离行权价格而实际上无法实施的企业取消股权激励计划后不作为加速可行权处理,视同作废处理,可以冲销以前确认的相关费用,以期更好地反映在新形势下的经济行为的实质,激发企业在股权激励上的创新和改革热情。


(四)进一步降低汽车消费环节的消费税和购置税


  2018年国内汽车行业28年来首次负增长,中国汽车产销2781万辆和2808万辆,同比下降4.2%和2.8%。汽车企业的税负成本偏高,利润偏低,不利于企业的长效发展。2019年汽车行业将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为促进汽车消费,拉动经济增长,适当减免征税,建议进一步降低汽车消费环节的消费税和购置税,如减低消费税税率、实行购置税减半优惠政策、针对特定情形的车辆实行购置税减免政策等等。


(五)加快增值税专用发票电子化进度,减轻企业经营负担


  鉴于目前纸质增值税发票的运输、保管和使用(真伪鉴定等)都存在较大问题,给企业和税务机关都带来较大的负担,因此,建议加快推进增值税专用发票电子化进度,全面推广发票无纸化。一方面,电子发票的应用既节省了纸质成本,降低纳税人经营成本,也能够有效的预防纸质发票中可能存在的虚假发票现象。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和税务机关而言,一旦采用了电子发票,从领用、开具、以及认证等整个流程将更加简便快捷,税务工作效率大大提高,能够节约大量的社会资源。